“我飞奔时感受到祂的喜悦”

不是在医院,就是在去往医院和药房的路上,已然成为生活常态。从没如此能理解哈姆雷特,那个需要担负扭转乾坤使命的人,他那痛彻心扉的自省与装疯卖傻,以及对罪行场景偏执的确认。人性的可怜和悲剧式的崇高,只是在说,面对罪与死亡,我就是深渊。托尔斯泰先生,你不喜欢的莎士比亚或许在贩夫走卒的语言上失真,但他确实道出了这地上复杂而隐秘的真实。

评论

© 祷告与奔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