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飞奔时感受到祂的喜悦”

11:00

做导演,主要是对演出负责。做老师,主要是对学生负责。这是做戏剧和做戏剧教育最大的不同。一直认为误人子弟和庸医杀人是差不多的事,而不论才疏学浅还是学富五车,都可能误人子弟而不自知。说到底,谁配教导人呢。而且,人好为人师的本性,不可控地想要掌控自己和他人的求生欲,在老师这个职位中极易合理化得冠冕堂皇,好大一坑,掉进去了还当如履平地。如果仅仅思想及此,也并无意义,也不过是虚空的气息。

评论

© 祷告与奔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