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飞奔时感受到祂的喜悦”

往下游走了一小段。过一个节制闸,河水砰訇而湍急起来。沿岸楼影消失,观景堤已锈废,败给了植被的不羁生长。江安河在这里野性难掩,像一条河流在奔涌,像它本身所是。是的,“河流”,简简单单的一个词。我想了想这个词,心里生出一丝晦暗又温柔的喜悦,仿佛得知遗失许久的宝贝原来在某处存活。

评论

© 祷告与奔跑 | Powered by LOFTER